「基层减负进行时」人民日报人民网联合征集形式主义问题线索

姜 峰  范昊天  孙振  杨文明

2019年03月22日15:18  来源:人民网-人民日报
 

去年年底,习近平总书记强调2019年要解决一些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,切实为基层减负。近日,中办印发《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》,明确提出将2019年作为“基层减负年”,聚焦“四个着力”,从以党的政治建设为统领加强思想教育、整治文山会海、改变督查检查考核过多过频过度留痕现象、完善问责制度和激励关怀机制等方面,提出务实管用的举措。

即日起,本版推出“基层减负进行时”系列报道,剖析形式主义的成因、表现及危害,聚焦各地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的新举措,探讨建立长效机制,助力广大基层干部轻装上阵、担当作为。

本版联手人民网发起“晒晒你身边的形式主义”活动,读者扫描二维码即可参与。

——编 者

■问题:

一天接待几个部门检查,有的考评成了走过场

■对策:

《通知》要求着力解决督查检查考核过多过频的问题

两年前,小杨从中部某市经济开发区调到某镇担任副镇长,分管扶贫、民政等工作。“那个时候我还在休产假,恰逢年底,各项工作检查、考评接踵而至,当年又是全区的脱贫年,扶贫工作任务重压力大,我就提前回到了工作岗位上。”小杨说。

年终考核、检查本可以对干部当年的工作情况、成效进行一次综合考评,但由于考核的项目过多过细、考核主体过多过滥、考核方式不够科学,那段时间搞得小杨焦头烂额。

“拿我们乡镇来说,每年年终要迎接的检查,除了市县对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个人的综合性工作考核,也涉及我主管的扶贫、民政、招商引资等工作,合计有十多个部门的年终考核。很多考核项目其实完全可以合并,但各级部门都要单独进行考核、检查,弄得我们需要反复准备、填表、报数据,一件事情要重复汇报多次。”小杨说。

据小杨介绍,有些考核不看实际工作成效,只重视迎检资料,以资料多寡、“痕迹”是否明显来定绩效、排座次,基层干部只好放弃休息时间,找资料、补台账、挖空心思编数字,加班加点熬更守夜。

做好乡镇工作必须要深入农村,很多检查考评确需到村里看现场。然而“有时候一天之内有多个单位、部门过来检查,每个部门都要去一次村里,使得一些考评成了走过场,不仅劳民伤财,很多基层干部连正常休息也不敢奢望。”小杨说。

“那段时间经常要加班迎检、陪检查组进村入户,我每周有大半的时间是在各村和进村入户的路上,很多日常的工作和会议只能挪到晚上和休息日。”小杨说。

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基层干部大都认为适当的考核很有必要,但过多过滥则会让迎检方疲于应付,时间长了会影响干部的工作效率和积极性。

《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》要求,着力解决督查检查考核过多过频的问题。“落实《通知》要求,就是要通过科学设定考核指标来为干部减负。”小杨说,要深入调研掌握问题的核心,通过日常工作评价和合理认定考核结果相结合的方式,科学设定考核体系。

小杨告诉记者:“去年6月,我调到区扶贫办工作,从基层回到机关,深知农村干部的艰辛。于是我改进工作方法,从实效出发抓扶贫工作,切实精简会议文件和填表报数,减轻基层工作负担,让基层干部把更多精力放在为老百姓办实事上。”

■问题:

很多考核只看痕迹,一检查就翻材料

■对策:

《通知》提出考核要看是否解决实际问题、群众评价如何

西部某县要求基层张贴某公告,村里张贴后恰逢雨季,一场狂风暴雨把公告刮没了。恰逢县纪委下来检查,说村里没张贴公告,于是处分了两名村干部。从此之后,村里每每张贴公告,都要先拍张照片。

“留痕本该是倒逼开展工作的手段,现在反而成了怕被问责的自我保护手段。”西部某驻村第一书记小张说。

“宣传、培训、教育类工作是处处留痕的重灾区,”小张告诉记者,夜校安排在晚上上课,要求必须拍照。但在农村开展群众工作更多时候需要晚上走村入户。“为了不耽误工作,我们只能组织大家集中拍照,拍完再立刻分头去群众家里工作。”

“上级要求每个月更新一次进展、报一次人数,今天是这个部门、明天是那个部门,基层对着上面一二十个部门,如果不留痕迹,可能马上就要挨处分;但如果认真应对,更有意义的群众工作又没时间开展。”小张说。

“不是基层想搞形式主义,关键是没那么多时间完成上级的任务。”小张说,有次县农业局派人来搞农业培训,要求组织群众,结果来的人象征性地讲了几句没有任何实质内容的话,拍了几张照片上传后就走了。“对他们来说,算是完成了任务,但这让群众怎么看我们基层干部?”小张说。

“群众工作,如果不用心去做,处处留痕也没用,但对用心工作的干部来说,处处留痕反而成了无谓的负担。”小张说。

《通知》提出考核要看是否解决实际问题、群众评价如何。有基层干部表示,为基层减负,关键要正确使用考核指挥棒。考核评定让能者上庸者下劣者汰,不应过分在留痕管理、材料报表上下功夫,而应当深入基层、入户访问,让群众来“打分”。

有基层干部说,“很多考核只看‘痕迹’,不问实效,一检查就翻材料,这才是最大的形式主义,导致个别基层干部造假。如果考核人员能够真正花时间、沉下身去检查基层工作实效,那么基层干部也就无需在‘留痕’上劳心费神了”。

“虽然我对处处留痕也很反感,但当下如果不靠痕迹管理,一些不作为的干部就更难管理了。”小张认为,与其过分苛责基层,不如先从上一级改起。“隔得越远,对基层了解越少,检查工作越依赖痕迹材料。要想扭转基层处处留痕的局面,必须先把上级无谓的考核、检查、评比、问责项目减下来。”

■问题:

有的事项一不小心就要扣分,并被严肃问责

■对策:

《通知》要求严控“一票否决”事项,不能动辄签“责任状”

头天电话里还声音清脆,洪亮好似钟鸣,哪知第二天就哑了火,老谢扯着嘶哑的调门,说起话来就像破旧的发动机,粗颤,沉闷。

老谢是中部省份某城市下属街道负责人。最近,他天天奔波在菜市场、社区、小广场,忙着搞文明创建的自查、迎检,当了一个多月的话唠,一副好嗓子最终用到了报废。

老谢告诉记者,就拿文明创建这一项工作来说,在中央来督查前,省、市、区都要提前查上一遍。在这期间,各级动员会、调度会、现场会、汇报会……名目繁多,层出不穷。“基层街道‘门头小’,上面哪一级领导下来,我们都不敢怠慢。”老谢说,为此,在各级督查之前,都要先过遍筛子,全方位自查几轮,做好充分准备。

“自己官虽然不大,每天的日程却安排得满满当当。”老谢调侃道,扫黑除恶、禁毒宣传、安全生产、环保督察等,一个接着一个,最多时候他一个月里应对各级督查迎检的事项有七八项。尤其是有些考核的手段比较机械化、问责方式简单化,更让他感到犯难。

比如,文明创建的督查,事无巨细,小到一个区域内发现烟头数量超标,都会被扣分;再比如,安全生产督查,群众对相关政策、知识等知晓率是重要测评指标,督查组随机入户调查,有居民答不出,便被认定为政策宣讲不到位。

督查考评一杆标尺,但实际情况却千差万别,“比如政策、知识等宣传,干部跑断腿,也无法做到每家每户都了解掌握,但只要一被发现,都会被当成问题扣分。”老谢告诉记者,有些重要的事项,诸如文明创建、环保督察等,扣分多了就会影响到督查结果,并被严肃问责,年终考核等还会被“一票否决”。

《通知》明确,实事求是、依规依纪依法严肃问责、规范问责、精准问责、慎重问责,有效解决问责不力和问责泛化简单化等问题。

好在,改进在一点点破题。“比如烟头数量超标就会被扣分这项要求已经没有了。”老谢说,问责过多过细,势必影响干部工作积极性。

《通知》要求严控“一票否决”事项,不能动辄签“责任状”。有基层干部认为,解决问责泛化简单化问题,关键要降低督查考核频率,提升督查考核实效。比如督查要以“暗访”为主,不干扰基层工作。有问题随时反馈,及时督促整改,但不要高举“杀威棒”,动辄问责。

■问题:

光开会每个村干部每周至少要往乡里跑两次

■对策:

《通知》要求严格控制层层开会,解决文山会海反弹问题

新年刚过不久,Z村的村干部老李已然进入“忙碌节奏”——从周一到周五,每天都要跑乡上甚至县上开会,“档期”满满当当。

周一,村支书带着村妇联主任,到乡上开计生工作会;周二,村支书、主任、会计,还有驻村工作队的干部,一起又到乡上开扶贫工作会;周三,作为涉及的村子之一,到县里开乡村旅游的项目协调会;周四,到乡上开农牧口关于今年设施大棚建设情况的考核会;周五,县团委又有个会。

会开了就要落实。“县上有多少工作,乡上都得对接,少说也有二三十个分工口线,最后再落实到各个村。我们村干部主要是支书、主任、会计挑大梁,加上扶贫驻村工作队的两三名干部,基本都是身兼数职。一年到头,光开会每个干部每周至少要往乡上跑两次”,老李告诉记者。

有时候,会议与工作落实之间也有冲突。老李说,“开会一般都在工作日的白天,开完会我们这些基层‘泥腿子’就得挨家挨户上门统计,白天统计完了,只能利用晚上和周末时间加班加点进行填表总结、上报材料,很多时候加班都干不完。”

有时候,遇到一些急难任务,开完会很快就要落实,也让村干部和驻村工作队员们头疼。老李回忆,有一次关于扶贫方面的调查统计,涉及大量的村民基础数据,村干部们前期统计了两三天。“由于我们对电脑使用不太熟悉,数据录入时出现了错误,怎么也对不上,结果只能全部推倒,将原始数据一个个重新录入。一直加班到凌晨5点多,才赶在第二天上班截止时间前报了上去。”

“上级想到哪了,就下文件让我们基层去落实,各个部门间的工作很多具有重复性,彼此之间却不共享互通,只是让我们去跑腿,不仅增添了基层干部的压力,也让群众有时很厌烦。”Z村的村干部向记者反映,希望各部门间实现基础信息和数据共享。

《通知》要求严格控制层层开会,解决文山会海反弹问题。“上次村里的会计去乡上开林业工作方面的会,要求统计村民退耕还林补贴发放情况,并要求本人签字,结果乡上管畜牧的干部给他打电话,问前天让统计村民牛羊养殖情况的报表咋还没报来”,老李挺无奈,“我们这几天每天一个接一个会,哪有时间去落实工作?盼着《通知》要求真正得到落实。”

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9年03月21日 11 版) 

(责编:左覃韧(实习)、陈康清)

动感H5欣赏

  •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
  • 美丽极速快3APP-极速快3APP官方行-务川美丽极速快3APP-极速快3APP官方行-务川
  • 我们的极速快3APP-极速快3APP官方会呼吸我们的极速快3APP-极速快3APP官方会呼吸
  • 你好,我叫极速快3APP-极速快3APP官方!你好,我叫极速快3APP-极速快3APP官方!

新媒体运营

  • 极速快3APP-极速快3APP官方频道微信公众号极速快3APP-极速快3APP官方频道微信公众号
  • 极速快3APP-极速快3APP官方频道手机版极速快3APP-极速快3APP官方频道手机版
  • 极速快3APP-极速快3APP官方频道新浪微博极速快3APP-极速快3APP官方频道新浪微博
  • 极速快3APP-极速快3APP官方频道人民微博极速快3APP-极速快3APP官方频道人民微博